幻木小径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 - 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 乐雪薇 韩承毅 , 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 超高人气小说-精彩小说城

发布时间: 6年前 (2014-07-30)浏览: 58
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 | 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 乐雪薇 韩承毅 , 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 超高人气小说-精彩小说城

超高人气小说 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 | 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 乐雪薇 韩承毅 , 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最新连载,一吻天荒:BOSS的神秘甜妻大家都在看
T市,机场。
国际航班安检出口处,人群拥挤九族文化村,喧嚣而嘈杂。
乐雪薇一脸严肃,腮帮子微微鼓着,垂手站在人群里,两眼紧紧盯着安检出口,长睫毛不时上下扇动着,像两只振翅欲飞的蝴蝶,细瓷般的肌肤吹弹可破,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起来,眉心紧蹙,很是烦恼的样子。
“这个,不行。”
“这个,嘴巴太厚。”
“嗯,这个胡子太长丿没事放放牛。”
她的嘴巴不时一张一合,念念有词。每从出口处出来个男的,她都要评头论足的念上两句,那样子,就好像在挑对象!没错,她是在挑对象,挑接吻的对象!
只是,她现在很烦恼,怎么没有一个看的稍顺眼的男人?
——怎么办啊!都没有能看顺眼的,这视频要怎么拍?
突然,乐雪薇眼前一亮,瞳仁一缩速溶茶,她不由眯起眼来,嘴角微微上扬,就是他了!
只见出口处走出个男的来,绝对的正点齐楚嫣!
目测身高超过一米八五,一身熨烫妥帖的合体西服,包裹住惹人遐想的精实身材,两条腿尤其笔直修长。头发是淡淡的栗色,两鬓修剪的很整齐,刘海有些长,斜斜的拖拽下来,直盖在鼻梁上那副硕大的墨镜上。鼻梁超挺,略带一点鹰钩,整个人因此显得很是霸道,薄唇紧抿成直线,嘴角微微勾起,暗含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乐雪薇心口突突跳的厉害,捏紧拳头鼓足勇气走上前去。
“你好。”乐雪薇对着英俊帅气的男人咧嘴一笑。
韩承毅下了飞机没看到接他的人,正准备打电话问一问,突然就见一个小女孩站在了自己跟前。隔着墨镜,韩承毅淡淡扫了她一眼,薄唇亲启,“你,倪俊在……”
韩承毅还什么都来不及问,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了!
乐雪薇突然踮起了脚,双臂绕上他的脖颈往下一勾,吐着馨香的气息说到,“帮个忙,接个吻,拜托,30秒、30秒就好。”
一边说还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,打开自拍摄影模式,一手勾着韩承毅,一手拿着手机,两片粉嫩嫩的小嘴唇就贴上了韩承毅的。
四瓣唇贴合在一起,真的只是贴合在一起,简单、纯粹的贴合——
韩承毅被吻的措手不及,眉峰轻挑,这是个什么状况?他被人强吻了?在刚刚回到T市的第一天,现在的女孩子已经开放到这个程度了?而且还要拍视频?
不过,这丫头的味道不错,嘴巴挺丰满,肉嘟嘟的,让他忍不住就想继续。
顷刻间,韩承毅反客为主,双手紧扣住乐雪薇的脊背,将人贴近胸膛上,薄唇微微张开含住了她的娇唇,淡淡的水蜜桃味,嘴巴咬起来很Q很有弹性,像果冻。
想要更多……韩承毅发现自己像是上了瘾,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撬开了对方的贝齿。
情势陡变,乐雪薇惊慌失措的挣扎起来,等等,为什么变成这样了?这个男的在干什么?
“放,唔……”
乐雪薇不断拍打着韩承毅的肩膀,手机滑到了地上。
韩承毅不断加深着这个吻,近乎贪婪的往乐雪薇的口中深入。
“嗯,放……”乐雪薇急的眼睛都红了,想要挣脱,可身体被对方牢牢禁锢住,隔着薄薄的衣料,她能感受到对方藏在衬衣下精实的胸膛。独属于男性的陌生的气息在她口中充斥着、蔓延着。
情急之下,心一横,乐雪薇张嘴咬了韩承毅,淡淡的血腥味在彼此口中弥散开。
“嘶!”韩承毅轻叹一声,结束了这个吻。
乐雪薇扬起手朝着韩承毅就要扇下去,韩承毅眼疾手快牢牢扼住了她的手腕。
“怎么?刚吻完我就又咬又打,你真舍得啊?”韩承毅隔着墨镜,语含讥诮的看着乐雪薇。
乐雪薇涨红了脸,气鼓鼓的瞪着韩承毅,眼泪噙在眼眶里随时都可能溢出来:“你……流氓!”
“我流氓?”韩承毅冷笑,双手依然牢牢圈住乐雪薇,“你可别瞎说,机场有监控的,分明是你主动冬凌草茶,上来搂着我就要接吻幻木小径。”
“……”乐雪薇嘟着嘴说不出话来,是,是她要接吻的,可是,谁让他把舌头伸进来搅来搅去又舔来舔去的了?!
韩承毅猜到了乐雪薇的想法,勾唇邪肆的一笑,“小姑娘,没接过吻吧?第一次?你以为嘴贴着嘴就是接吻了?像刚才我们那样……才叫接吻。”
“哼!”乐雪薇不知道如何争辩,明显她是吃了亏还不占理,“放开我!”
“放开你?那你强吻我这笔账怎么算?”韩承毅突然来了兴致,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有趣的很,他已经很久没有对女人如此感兴趣了!
“你……你要我怎么办?占便宜的明明是你!”乐雪薇不停挣扎刀光虎影,奈何韩承毅的怀抱像铁桶一样牢固,怎么都挣脱不了。
“叫什么名字?”韩承毅低下头,薄唇贴在她唇边,又要吻下来的架势。
乐雪薇吓的脸色都变了,倏地抬起脚来,狠狠踢向韩承毅某处致命要害。
“嘶!”韩承毅吃痛的松开乐雪薇。
乐雪薇乘机拔腿就跑,看着韩承毅弯腰痛苦的样子李庆奎,有点心虚,嘴里嚷嚷道,“你不要怪我啊!谁让你欺负我!我这是正当防卫,再说我没有用力啊!”
“臭丫头!”韩承毅气急败坏的看着乐雪薇跑远的背影咒骂,俊朗的五官痛苦的皱成一团,“臭丫头,给我等着!”
乐雪薇哪里还能听见他的咒骂,眨眼间已经跑没了影。
“三少仙绿晶。”
韩承毅的手下终于姗姗来迟,看到少爷这副样子,都面带畏惧的恭敬的站在一旁,只有他的特助倪俊敢上前靠近。
“三少,您这是?”倪俊不解,才晚来了一会儿,三少怎么好像被人打了的样子?还有人敢对少爷动手?或者说,还有人能对少爷动手并且还伤了他?
韩承毅有苦说不出,只能吞下这口恶气。
“走八岁媚后!”
突然,视线一垂,落在地上那支手机上,是刚才那个丫头掉的。韩承毅捡起那支手机神虎术,心情突然变得很好。
乐雪薇跑回宿舍的路上,才发现手机丢了。
——这下亏大了。冷雨萱
这种疯狂的事情,果然是不适合她!
本来是因为暗恋的学长有女朋友了,心里不痛快就扬言自己也有男朋友了,已经发展到激吻阶段,结果就遭到了同学们的围攻堵截,纷纷索要激吻视频!没办法,乐雪薇一急,就想随便找个男的亲一下算了。
机场最好,人最多,陌生人最好,亲过以后又不用见面,不会尴尬。
于是,就有了她强吻韩承毅那一幕。
只是后来发生的事,显然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!乐雪薇握紧小拳头,诅咒韩承毅蛋疼!
回到宿舍五虎屠龙,闺蜜阮丹宁已经恭候她多时,“你总算回来了?你那个宝贝学长请客,你还去不去?”
“去!当然去!等等我啊。”
乐雪薇快速换装,拉着阮丹宁一齐匆匆赶往“凯撒”龙游生活网。
“凯撒”——T市最高档的娱乐城,五光十色、灯红酒绿,消费水平自然不低。以乐雪薇那个学长的经济能力自然是负担不起的,但是,今晚不是他买单,而是他的女朋友。
这就是阮丹宁不喜欢这位学长的原因,典型的逗着乐雪薇玩呢!
他们这一圈子成天混在一起的人,有哪个看不出来乐雪薇喜欢渠礼阳?渠礼阳心里也是明白的,却偏偏吊着乐雪薇,和她保持着朋友以上、恋人未满的关系,两人一直不清不楚。
最近,渠礼阳突然宣布交了女朋友,据说女方家里在T市是排的上名的富豪,乐雪薇自然就被他踢到了一边。
乐雪薇和阮丹宁一进包厢就被起哄,“乐雪薇,视频、视频,激吻视频!”
“吻的太激烈,拍的时候手机砸地上、坏了司雯嘉。”乐雪薇耸耸肩,一脸无奈。她可没撒谎,事实就是这样。
“嘁……没有就没有!逞什么强?!”朋友们一哄而散。
乐雪薇进去第一眼就看见了依偎着靠在一起的渠礼阳和他女朋友,灯光有点暗,她没看清他女朋友的样子,只是看穿着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。再看看自己这一身T恤牛仔,顿时泄气了。
和情敌实在不具备可比性,乐雪薇乖乖缩到角落里。
“雪薇,来了?”
渠礼阳带着女朋友坐了过来。
“学长交响人生。”乐雪薇强撑着笑脸迎向两人,心里苦涩的要命。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,除了没有说明是男女朋友,没有接吻、没有上床,洗衣服、打饭、打水、自习占位子等等,她都为渠礼阳做了。
渠礼阳向女朋友介绍乐雪薇:“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,我的学妹。”
“嗯寇准求教。”女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用轻蔑的目光扫了扫乐雪薇。
“礼阳,我饿了,陪我过去吃点东西。”女的用极其娇嗲的声音向渠礼阳撒着娇,身子像没长骨头一样往他身上靠。
渠礼阳连声说好,领着那女的走开了。
乐雪薇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随手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就往嘴里灌!啊,好辣,居然抓了杯酒!
乐雪薇是那种一滴酒都不能沾的类型,沾酒必醉,很快,她就觉得头晕、浑身发热。不行,得去趟洗手间泼泼冷水、清醒一下。乐雪薇站了起来,拉开门去洗手间。
因为喝了酒,乐雪薇的视线有些摇晃,摇摇摆摆的进了洗手间。
她脑子不太清醒,看到有人站着撒尿也不觉得奇怪,傻呵呵的问到:“这水龙头怎么不出水?不是感应的吗?”她把手放在池子下面半天,也没水出来。
而站在她身旁的那位已经是乌云罩顶了!
韩承毅绝对没有想到这么快、在这里,就再次遇见了这个白天刚‘强吻’了他的女孩,看她这一脸醉醺醺的,是喝了多少连男女厕所都分不出来?更要命的是,他现在还开着裆,底下还在嘘嘘……
“咦,你这不是有水吗?”乐雪薇听到哗哗的声音,扭头盯着韩承毅的‘那里’。
“你!”韩承毅气的鼻子冒烟!他这是被性骚扰了吗?
乐雪薇凑了过来,盯着韩承毅的‘那里’上看下看,嘴里嘀咕着,“好奇怪的水龙头?”
靠之,有什么好奇怪的?男人的水龙头不都是长这样?当然,他韩承毅的可能型号更大、更粗!
“看够了没有?”这种情况下,韩承毅就是有需要也方便不出来了,他黑着一张俊脸拉上西裤拉链,一把扼住乐雪薇的手腕,拖着往隔间里走。
“你,你干什么啊?”乐雪薇迷迷糊糊不知道怎么回事,喝了酒的身子软绵绵的挣扎着,“放开我啊,你是谁啊?干嘛拉我……”
“嘭”的一声,隔间的门被关上,韩承毅压住乐雪薇靠在墙壁上,低下头稳稳攫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双唇。
“嗯……”被酒精麻醉的乐雪薇舒服的逸出声来,并且自然而然的圈住了韩承毅的脖颈。
这一下子,犹如天雷勾动地火,韩承毅熟练而霸道的攻城略地,仅仅是接吻显然不够,眼前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已经勾起了他身体最本能的渴望!想要更多。
“舒服吗?”
韩承毅半含着乐雪薇的嘴巴问她。
“嗯!”乐雪薇已经完全被酒精麻醉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、说什么。
“还想要更舒服的吗?”韩承毅都不带迂回婉转,在他看来,能在机场大庭广众吻个陌生男子的,应该不是个保守的女孩。
“嘿嘿……想。”乐雪薇就这么被自己给卖了。
韩承毅一扬手臂将乐雪薇打横抱了起来,走到洗手间外,对守着的倪俊吩咐到:“开间房,马上。”
乘坐专用电梯,乐雪薇被一路抱上了娱乐城的贵宾客房。
韩承毅把乐雪薇放在床上,起身想把外套脱掉,可乐雪薇死抱住他不放,哼哼着哭起来:“学长,你去哪儿啊?别走啊,你再抱抱我,吻我,像刚才那样吻我!”
韩承毅身形一顿,靠之,躺在他的身下,嘴里喊什么学长?!
“呜呜,学长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?我哪里不好?是胸不够大,还是屁股不够翘?”
韩承毅黑着一张脸丑女七嫁,狭长的桃花眼勾勒出狰狞的弧度,没好气的朝她低吼:“我怎么知道?”
“你不知道?我给你看看。”
“你不知道?我给你看看。”
乐雪薇一面哭、一面说,一面开始脱T恤、牛仔裤的铜扣也解开了,拉链顺滑的拉下。
面对此情此景,韩承毅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幽暗,看不出来鸭脖门,表面上干瘪瘪的小丫头,其实挺有料!
乐雪薇拉着韩承毅的手往自己身上贴......

标签:

上一篇: 嵇氏四弄的琴曲一图看清!你的工资能在西宁哪个区买房!-西宁晚报
下一篇: 才子说事报警女孩一字肩:不同年纪应该怎么穿?-时髦少女这样穿

︿